华体汇体育官网登录

活在失业恐惧中的地产人:这一年,年终奖成了奢望,还不敢跳槽

活在失业恐惧中的地产人:这一年,年终奖成了奢望,还不敢跳槽

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陈泽旋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“今年公司效益不大好,年终奖就算有,应该也就一点点。”在Top50民营房企就职的谢坤(化名)对即将到来的年终奖已经没有太大期待。

房企财力不济的影响传导到个体,调岗、降薪、欠薪和裁员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,高悬在许多地产人的头顶,惶恐的情绪已经蔓延了至少半年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房地产行业的待遇和福利人垂涎,但近半年,一批房企出现流动性危机,员工们在朝不保夕的惶恐中度日,这个行业原本的光芒正一点一点地暗淡。

比起许多房企,谢坤所在的公司虽是少有的稳健,然而为了降低成本,今年也经历了薪酬制度的改革,关于年终奖他已多多少少心中有数:“原本是多劳多得,工作效率高拿的肯定也多,入职的时候承诺13薪,最后一个月参考每个月绩效,现在变成固定薪资,不高,传言年终奖也就是一个月工资。”

不过,即便这只是谢坤和同事们的猜测,至少还有年终奖的他们已算行业内的幸运儿。过去,年终奖是地产人薪资的重要构成,对不少人来说,它甚至占年收入的较高比例,但在房企频频爆雷的当下,它变得越来越奢侈了。

“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不发年终奖”

同样是Top50民营房企员工,王静(化名)就没那么幸运了,她告诉时代财经,集团已经正式发出通知,“把年终奖的系数调整到从0开始,往年多多少少都会有奖金,但今年如果你得到的系数是0,就没有年终奖了”。

时代财经了解到,以N个月的工资为基数,将之与一定的系数相乘,是绝大多数房企确定年终奖额度的方式,由此可以让年终奖在发挥激励作用的同时,也能与企业的经营业绩、部门及个人工作业绩等实现捆绑,实现个人利益和公司效益的双赢。

一位资深HR告诉时代财经,“年终奖作为一种激励方式,目的是人才保留和人才吸引”。在他看来,年终奖系数下限调整到0,“估计也是变相清退员工的方法,因为拿不到年终奖的人,基本都会想跳槽”。

实际上,近半年王静就职的这家房企多次陷入财务危机传言和裁员风波,尽管公司在回应时予以否认,但王静表示部分业务板块确实已经被砍掉了,而且近期公司正在开展第二轮裁员,“人力在约谈部分总监级别的人,逐个约谈,逐个劝退”。

市场整体下行,很难有民营房企能够做到全身而退。TOP100民营房企的员工蔡明(化名)告诉时代财经,虽然公司没有裁员也没有资金问题,但年终奖与公司效益挂钩,“效益不好年终奖也凶多吉少,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不发,今年就有人传。不过,没有人能真正确定,公司不会告诉你的,只有发的那天才知道有没有年终奖,以及能拿到多少”。

“迷你房企成隐形赢家”

在目前的行业现状下,员工收入保持稳定的大概率是国企、央企或是偏居一隅的迷你民营房企。

来自不同央企的员工告诉时代财经,目前均没有听到关于年终奖的坏消息,应该不会有影响。但自打出现裁员潮后,即便是融资渠道相对畅通、经营稳健的央企也未能幸免,这两家央企亦于近期传出裁员的消息。不过,上述员工分别向时代财经否认了传言,但确实在收缩编制。

其中,一名员工称公司“只是把没转正的优化了,优化比较少”,另一名员工表示“公司不会大量裁员,只是不再招聘新人”。

迫于形势变化,如今国企、央企被地产人视为一座“职业安全岛”,在许多人的概念里,国企、央企虽然待遇不如民企来得优渥,但胜在工作相对轻松且稳定,尤其是在民企爆雷、裁员盛行的情况下,稳定才有安全感。不过,时代财经在采访的过程中发现,实际上不止国企、央企,在大浪淘沙之际,小体量的地方性民营房企也意外地成为了“隐形赢家”。

“我们公司不使用杠杆开发,但之前太低调了,苦于缺乏知名度,想招人都难,其实对于很多找工作的人来说,确实属于‘宝藏公司’了”,总部位于华南某城市的房企HR对时代财经表示。该公司的官网显示,旗下项目主要位于总部所在的城市,但也不多,整体处于开发阶段的项目不超过10个。

同类别的另一房企员工王奋(化名)告诉时代财经,像他们这样的公司给员工提供的薪酬和同行差不多,不突出,但“对比很多行业还是可以了”,主要优势在于公司没有任何贷款,不开发住宅的时候,也有全自持项目可以创造租金收入,“完全不怕住宅市场好不好,没有危机感,今年年终奖也能正常发放,在我们这座城市算是一个奇葩的存在了”。

“不敢跳槽,也转不了行”

以去年“三道红线”的出台为标志,国内的房地产行业拉开了新的序幕,政策全方位的调控使得房企过往“高杠杆、高周转”经营老路再也行不通。经过一年多的调整,房企的生存现状呈现分化,过去被认为过份保守的企业,在风吹雨打中更能体现生命的韧性。

市场整体下行,在这轮爆雷或出现财务危机的房企中,又有业务规模和员工人数庞大的龙头,影响力较大,悲观情绪实际上在行业内大面积地蔓延。

根据德邦证券的统计,截止到2021年11月初,国内已有369家房企发布了相关破产文书,而2020年全年国内房企破产数量达到408家,预计今年全年房企破产数量将超过去年。

国企、央企是如今众多地产人眼中的香饽饽,但受到环境影响,即便是站在鄙视链顶端的国企、央企员工,也会担心如果“房地产夕阳”真的来临,自己又该何去何从。一名央企员工向时代财经透露,原本想换工作,但这种大环境下已经不敢跳槽,“有在考虑转行,但受限于专业技能和工作经验,现在除了房地产,干不了其它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雨过天晴”。

房地产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已大不如前。一名2022年的应届生告诉时代财经,自己有过两段房地产实习经历,但在选择工作时,自己还是毅然地放弃了某稳健民营房企提供的高薪OFFER,“地产(指住宅)早已过了高速增长期,不能说房地产不行,但已经不值得去,有竞争力的应届生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地产开发”,在他看来,国家政策扶持的高增长行业是更好的选择。

不过,自11月份以来,优质房企的资金面紧张情况开始得到缓解,房贷和购房也得到小幅松绑,业内目前形成的共识是房地产政策底部已经出现,市场将迎来转折点。不过,大部分人认为,即便市场迎来转折点,这一轮房地产周期的走势也将不同于过往的每一轮房地产周期。

活在失业恐惧中的地产人:这一年,年终奖成了奢望,还不敢跳槽已关闭评论